2016年4月12日星期二

Miffy 之父,減之達人 Dick Bruna

miffy 樣子的演變
上年 2015 是 miffy 的 60 週年,不代表她是 60 歲啊,她的設定為一隻不大於 4 歲的女兔子,生日是 6月21日,雙子座與巨蟹座混合的一天。因為 60 週年的原故,miffy 會有一個巡迴世界的展覽!作為愛 miffy 的人(記得中學曾和一位 hello kitty 愛好者,爭論 miffy 還是 hello kitty 純潔,差點從此不再説話,當然是 miffy 純潔!好不好!)我立即極速九秒九查一下,香港有沒有可能榜上有名呢?沒!有!最後所謂和 miffy 60 週年有關的,只有在某個人流少而且沒甚品味的商場,有大公仔讓人拍照,如圖所視的令人失望無趣。
……(香港)
剷上名古屋
最接近香港的展覽場地在台灣,所以打算就飛去台灣看,由於一貫對旅遊的 hea 態度,到了台灣的第二天才發現原來展覽已經完了⋯⋯直至最近(2016年3月)才有時間,為了 miffy 飛到日本名古屋看展。日本果然是 miffy 的狂迷,這展覽會在日本國內巡迴多站,充分令全國人民都能看得到,由於長年以來超多的 miffy 商品,令好多人以為 miffy 是由日本人創作的!

Dick Bruna
自畫像
不是呀!是由一位荷蘭國寶級插畫家,白色蝦餃鬚 Dick Bruna ,在 1955年6月2日 所創作的。當時已經是爸爸的 Dick Bruna ,創作出仍未有名字的 miffy (叫作 Nijntje,兔子的荷蘭語),用來哄小兒子入睡。這令我想到 Beatrix Potter 作創作的 Peter Rabbit,是用來哄長期臥床的病童(而 moomin 則是 Tove Jansson 創作出來取笑弟弟 Lars Jansson,哈哈),而且兩人也一樣在童年時有心愛的兔子寵物,怪不得都那麼的治癒,那麼溫暖及充滿愛,出發點是有一個對象,想要散播愛心,和現代很多想作出一個怪獸般的乏味角色,用來賺錢實在是⋯⋯唉,純真時代是否已經過去⋯⋯(默哀五分鐘)

Beatrix Potter 寄給病童的信件

miffy 初登場的樣子
任何一個出色的 artist 都會受一個喜歡的大師級啟發,引發出自己一套風格及堅持。miffy 簡單的線條加上幾種原色,我還以為他是喜歡 Mondrian,原來不是,是晚期的 Matisse 啊(也有點 Leger)!就是 Matisse 晚期簡單而精煉的剪紙及畫作,令 Dick Bruna 悟出簡單的力量,省走所有多餘的,留下最重要的,一套簡煉的減藝術,用於童書創作。就是這樣,你看 miffy 在書裏,一雙純真的眼睛看着你,就像一個真誠的小朋友,那樣的功力,絕不是「咁簡單,我都畫到啦」之流。
mondrian, miffy, matisse
去到 miffy 展覽場地,主角當然是眾多由荷蘭飛來的真跡!除了初稿、原稿、正稿、已經出版的、沒有出版的⋯⋯連草稿也有!太感動!好像和多年不相見的青梅竹馬終於見面!不知道大家看書的時候,有沒有發現 miffy 的粗黑線是平均而微抖的,不是順滑的而是有點崩的,我近看真跡時,發現原來 miffy 是畫在厚厚可能是人手或機壓的,表面凹凸不平的水彩字上,用幼 brush 沾上黑色,好慢的畫上去,做出平均而微抖的黑色。又看到他填色是先填邊位再塗中間,真跡的震撼及真實,看到的筆觸及細節位,就是看畫展的樂趣。


此外,也看到一些創作過程介紹:
1)首先以鉛筆在牛油紙上畫草稿,是慢慢地先畫耳朵,眼睛,交叉小咀⋯⋯每個部位修正好,才下一步,而且不會一次就滿意,一隻合用的 miffy 往往要畫近100隻,才有一隻。因為是第一個步驟,必須要完美,之後才能好,可想而知是如何的用心神,大師!

2)完成後,將牛油字鋪在水彩紙上,再用力把圖再一下一下畫一次,這樣迂迴的用意是在水彩紙上留下凹痕,下一步用幼 brush 沿著凹痕勾線,亦不會把圖畫弄髒(大師啊!)。就是上述的平均而微抖黑線,因為是人手畫,有靈魂、心跳、血液的人性,不是電腦繪圖可以相比。

3)畫完黑線後,會影印到透明膠片上,再用一個15.5×15.5cm的正方形框框放在上面定位,確定好畫面後剪下來。

4)跟著把原色色紙都拿出來配色,及剪出例如是衣服、背景、物件的形狀。


最後配上文字,校對就成書了!(每本 miffy 書的製作時間,大約需要兩至三個月)
以上所提到的 15.5×15.5cm 的正方形,正正是每本 miffy 的大小,是最適合小朋友小手拿着的大小,每本封面精裝過膠,小朋友就不容易弄髒弄縐弄濕。而每本 miffy 又都剛好是12張插圖,每頁文字都只有4行,每第二句及第四句的最後一個字又必會押韻。所有圖主要的紅、黃、藍、綠四色(及比較少出現的啡及灰色),都是小朋友容易分辨的鮮艷填色,像我們初學顏色名字的教材,而 miffy 的簡單易明實在是超越語言的溝通。以上一切切都是 Dick Bruna 對小朋友的體貼和真誠的愛。由初初對自己兒子,女兒,孫女,及至全球小朋友,40多種語言文字(包括盲人凸字版),咁就60年。
在看 Dick Bruna 的原稿,有另一種感覺,這樣的圖除了有藝術性,也很有設計的感覺(尤其 designer 未用電腦做設計之前,都用手畫),主題突出而清晰。因為他有 design 底,在成為 miffy 童書作者之前,從巴黎畢業回到荷蘭後,在爸爸的出版社當 designer,設計小說封面及海報。而在 miffy 的巨大成功後,他亦有另一些 design job 例如荷蘭政府、日本政府、World AIDS Day、紅十字會、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等,設計 logo、海報、郵票、路標等。
不過這個展覧不知為何不可以拍照,在網上看在別的國家明明可以,只有最後一個部分有幾個hea的小紙牌 miffy 可以拍(而且打燈怪怪的),網上看到別的國家有很多不同的大 miffy 公仔呢!所以日本在這點上頗為令我失望,幸好有一本場刊可以買,可是日文的⋯⋯,沒有英文版。精品當然很多,這點上日本人不會放過你哈哈。
場刊、pin、postcard、公仔及dick bruna第一本童書 the apple
經歷了上次那個在香港,所謂 miffy 60週年作品展,hea 商場 hea 佈置後,在復活節期間(3月24至4月24),在銅鑼灣某某及某某商場,有 miffy 繪本小屋及大公仔佈置,終於可以補償一下損失。
最後我必須要排一排時間,到荷蘭 Utrecht 小鎮, Centraal Museum 及 Dick Bruna House 看展覽!順道四處走走,朝聖及吸收靈氣,在這Dick Bruna 出生、成長、創作、居住的地方,每天風雨不改朝八晚六,踩單車遊走小鎮之路,往返家中及工作室。
P.s. 日本的 miffy 展還未完,想看要把握機會!( http://www.miffy60-exhibition.jp/about/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