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5日星期六

畫說紅樓人物:賈元春


畫中畫着是賈元春,金陵十二釵之一,賈政與正房王夫人所生的嫡長女,在正月初一出生所以改名為元春,是寶玉的姊姊。第二回入宮做女史,後封為鳳藻宮尚書,第十六回被加封為賢德妃,得以回家探望親人,由於元春是妃子是娘娘了,賈家為迎接元春省親而特別建造了大觀園,一個專為元春省親而設的園林別墅,正值賈家家勢沉靜一輪後再興盛燦爛之時。
我畫的元春,夜晚一個人在深宮獨自吃火鍋,室內掛著花燈,看著室外的煙花。此意像靈感源自書中第二十二回,正值元宵佳節,眾人都聚在賈母(老祖宗)的上房,掛花燈擺筵席,元春命太監從宮中送來燈籠「拿了一盞四角平頭白紗燈,專為燈謎而制。」叫弟妹都來猜她所作的燈謎:
「能使妖魔膽盡摧,身如束帛氣如雷。 一聲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
然後各人都隨興作了燈謎,以下是迎春、探春和惜春的:
「天運人功理不窮,有功無運也難逢。 因何鎮日紛紛亂,只為陰陽數不同。」
「階下兒童仰面時,清明妝點最堪宜。 遊絲一斷渾無力,莫向東風怨別離。」
「前身色相總無成,不聽菱歌聽佛經。 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
元、迎、探、惜(諧音為原應嘆息)四姊妹所作的燈謎,都為猜物件,剛巧皆為暗示其命運,與第五回中各人的判詞相配。
「賈政心內沉思道:『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響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盤,是打動亂如麻。探春所作風箏,乃飄飄浮蕩之物。惜春所作海燈,一髪清淨孤獨。今乃上元佳節,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為戲耶?』心內愈思愈悶,因在賈母之前,不敢形於色,只得仍勉強往下看去。」雖八十回後的《紅樓夢》原稿遺失,但書中處處暗示著各人,八十回後的命運。
現在先只説元春,爆竹一響而散,故事中我們都知道,賈家因元春加封妃子而一同風光了三年,後因元春死亡,賈家失去靠山遭到抄家。爆竹,代表了元春和賈家的命運。
看看她的判詞:
「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
大意是指元春在宮裏的二十年因「賢孝才德」,得以進宮為妃,榴花未果指未能誕下嬰兒,未能母憑子貴;三個妹妹雖各有特色但成就不及元春(三春亦可以代表三個春天,即風光的三年),最後不敵宮廷鬥爭而去世,繁華夢一場。
然後我們再看看元春在宮中的生活,究竟快不快樂。第十八回描述元春省親,元宵節,我以為她見到家人會笑,但她卻是先垂淚,嗚咽,再是大哭,哭如雨下至無言半日,還說宮裏是「那不得見人的去處」,如果不知情大概以為她從什麼鬼門地獄裏出來,到了太監報時是該歸去的時間了,元春她立即「不由的滿眼又滾下淚來。卻又勉強堆笑,拉住賈母,王夫人的手,緊緊的不忍釋放,」。
賈府裏大觀園裏,常常有吃喝玩樂的畫面,相反元春卻自己無親無故在宮中,畫元春的時候,就在想她過的是什麼生活,物質方面雖是不缺,但常常念記家人的她想必是很寂寞。想到第五十三回元宵開夜宴,先說過新年怎麼忙怎麼花團錦簇張燈結綵,祭祖拜神然後又看大戲,擺筳席(87年版電視劇裏他們吃火鍋),請了說書人說故事,最後玩煙火和各式花炮。
我就在想同時之間,元春在做什麼?怎麼過節?必定是想念家人,覺得很寂寞,就畫她一個人吃火鍋,旁邊是賈府擺𥱊也有用的琺琅荷葉燭台,各色宮燈,外面的煙火是象徵她的命運與寂寞,而她有沒有在哭,我是真不忍心畫出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