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5日星期六

癡愛《紅樓夢》:畫説還淚


「他既下世為人,我也去下世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淚還他,也償還得過他了。」
以上來自《紅樓夢》第一回:甄士隱夢幻識通靈 賈雨村風塵懷閨秀。第一回中,先是作者自序,入正文先把讀者拉到遠古女禍煉石補天之時,跳到明代(實為清代)人間的一僧一道,説到一怪石,又拉到西方仙界,神瑛侍者及絳珠仙子的還淚之說:
「只因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絳珠草一株,時有赤瑕宮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這絳珠草始得久延歲月。後來既受天地精華,復得雨露滋養,遂得脫卻草胎木質,得換人形,僅修成個女体,終日遊於離恨天外,飢則食蜜青果為膳,渴則飲灌愁海水為湯⋯⋯」。
單是這一小段,多麼的可愛,《紅樓夢》不是《西遊記》及《白蛇傳》一類的奇幻文學,她是一本帶自傳性(包括歷史、政治、人文風貌、藝術⋯⋯)極為寫實而入世的文學巨著,但先以神話故事作為引子,又創作出一個太虛幻境(就是人們常常罵人不專心,魂遊太虛那個太虛)作比喻。令整個故事更為開闊,像 寶玉 喜歡的 莊子,那樣的精神解放境界,就是這點已和許些千部共出一套,才子佳人風月故事大為不同,自添一層詩意仙氣,浪漫非常。以西方靈河岸上絳珠仙子為黛玉,赤瑕宮的神瑛侍者為寶玉。
絳珠草得神瑛侍者的甘露灌溉,脫木質修成絳珠仙子,「只因尚未酬報灌溉之德,故其五內便鬱結著一段纏綿不盡之意。恰近日這神瑛侍者凡心偶熾,乘此昌明太平朝世,意欲下凡造歷幻緣,⋯⋯那絳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並無此水可還。他既下世為人,我也去下世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淚還他,也償還得過他了。』」
有前世的因,頑皮好奇的神瑛侍者,有了下世的果,以淚還恩含淚目的黛玉。「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風流冤家來」,作者的筆由銜玉而生的寶玉再回到人間,成為書中一大主線,寶黛的木石前盟愛情故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