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星期二

癡愛《紅樓夢》:《紅樓夢》未完⋯⋯?

*原刊於教育網 gooclass*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甲戌本)
應該好多人也聽過張愛玲的「人生三恨」,其中「三恨紅樓夢未完」。《紅樓夢》真的未完嗎?根據 曹雪芹 的親密紅顔助手 脂硯齋(我主觀認為/希望 脂硯齋 是 史湘雲)的批語中,她提到許些八十回後的內容,甚至是全書的主旨和鳥瞰總綱!那為什麼現在我們只能看到八十回?而且讓 高鶚 有機會在多多事幹搞續書?就是因為那些古代借了稿來看的人們,看完不但不還,沒有留底還借上借上借!令這個無數人瘋狂渴求的文化國寶,就被這些斯文敗類衣冠禽獸始亂終棄掉。所以在此我要再說一次:不還書的人,實在是應該去死一千萬次。
老祖宗打牌
普遍人們對《紅樓夢》的認識,大概是 林黛玉 與 賈寶玉 的感情線(及加上 薜寶釵 在內的三角戀,當然可憐的 薜寶釵 是在單戀)。由於許多大戲、舞台劇、電影、電視等媒體,都在一大部《紅樓夢》中抽出此為主線,當然也順勢包括這好事多為的 高鶚 想出來的 掉包計。故事中,寶黛兩個玉相愛,而 老祖宗(賈母,史氏太君,寶玉 的嫲嫲,賈府的話事人)支持他倆的結合,是府中上上下下人盡皆知的事。而支持 寶玉 與 寶釵 的 金玉良緣 有他們兩個的媽媽,故事中 老祖宗 與 媽媽會 明爭暗鬥好幾個回合,而醒目的 王熙鳳 當然順着最高話事人 老祖宗的,事情來到這裡一個局,高鶚 就去亂拆,夾硬地改成 老祖宗 和 媽媽會 一起支持 金玉良緣,不理 黛玉 死活,還找來 王?鳳 想要出一個低手的 掉包計:騙 寶玉 說現在讓他和 黛玉 結婚,實質是安排 寶釵 嫁給他,因為傳統婚禮,新娘子要披上紅蓋頭直至晚上吹熄花燭,房間陰暗也就分不出是誰,順利地生米煮成熟飯。
極度超級老土非常,可是偏偏許多媒體都依照這個去演,不管這是不是所謂的高潮起伏緊張刺激,還是什麼戲劇感什張力,只知道非常亂來。像你去看電影,戲情不合邏輯,難以入戲,往往就看得生氣,簡直是侮辱 曹雪芹、王熙鳳和觀眾的智商。
在我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提到過 越劇電影紅樓夢 的劇情也是用上 高鶚 的這個,雖然 徐進 寫的 黛玉焚稿 非常有品味,加上 王文娟 的演出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佳,也不得不說 高鶚 文筆是不錯(始終是古人吧),不過喜歡讀《紅樓夢》的人們一定不喜歡這個劇情,以下幾點為我作為讀者的一些觀察:
(一)老祖宗 與 黛玉
老祖宗 與 黛玉
老祖宗第一次見到 黛玉 的情況,還記得吧,「方欲拜見時,早被他外祖母一把摟入懷中,心肝兒肉叫著大哭起來。當下地下侍立之人,無不掩面涕泣,黛玉也哭個不住。一時眾人慢慢解勸住了,黛玉方拜見了外祖母。」你什麼時候見過老人家哭,而且是大哭!再想想 老祖宗 是一個貴族老夫人,哭成這樣,禮數都不顧立刻就抱著 黛玉,更加罕見,連旁人都深受感動。而且在 黛玉 還未接來的時候是「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頭心頭一時不忘。只可憐我這妹妹這樣命苦。」。這樣的感情,會變成 高鶚 後來所續的,即使 黛玉 病著求 老祖宗,老祖宗 竟然會恨下心腸不理她不見她!?
與 寶玉
又嘈
有一段時間,寶黛二人常在鬧,多口、寸嘴、玩嬲、吵架、又哭又叫、摔東西、冷戰等的「三日好了,兩日惱了」(也就是這段時間,令一些沒有整體去看的讀者對 黛玉 有不良印象,試想一個你用生命來愛的人,天天跟許些不同的漂亮異性這樣那樣還那個⋯⋯然後又好像沒事發生一樣,天天傻呼呼的來跟你說些傻話,加上知道心上人的母親又不喜歡你,試想你會怎樣?),這原是小孩子吵架,但 老祖宗 對這些的反應卻很大:「我這老冤家是那世裏的孽障,偏生遇見了這麼两個不省事的小冤家,没有一天不叫我操心。真是俗语说的,『不是冤家不聚頭』。幾時我閉了這眼,断了這口氣,凭着這两個冤家鬧上天去,我眼不見心不煩,也就罷了。偏又不咽這口氣。」就是明擺著的,除非我死,否則一定要讓他兩個結合!說得不能再明白!
還有一個可愛,老祖宗 叫寶黛作兩個可惡的玉兒,真是心肝肉到不得了。
(二)賈敏 與 黛玉
賈敏 就是 黛玉 的 媽媽,賈母 唯一的親生女兒,王夫人 口中:「只説如今你林妹妹的母親,未出閣時,是何等的嬌生慣養,是何等的金尊玉貴,那才像個千金小姐的體统。」加上 賈母 為她精挑細選的夫婿 林如海(不單人品好又專一,在楊州是個有家勢的高級官員,而且是收鹽稅的官),證明有多寵她,也就是 老祖宗 說的「所疼者唯賈敏」。那麼也一定會為 黛玉 精挑細選一個好婆家。
書中對於 賈敏 未有很多描寫,但有一點覺得似乎透露了什麼。有關 黛玉 初來到 賈家,她是步步留心時時在意,因為「這林黛玉常聽得母親說過,他外祖母家與別家不同。」,留意不是偶然或者是有時候説説,是常常説。「黛玉雖不識,也曾聽見母親說過,大舅賈赦之子賈璉,娶的就是二舅母王氏之內姪女⋯⋯」這裡是指 王?鳳,證明 賈敏 也有把府中這些親戚關係,一一教給 黛玉。「黛玉亦常聽得母親說過,二舅母生的有個表兄,乃銜玉而誕,頑劣異常,極惡讀書,最喜在內幃廝混⋯⋯在家時亦曾聽見母親常說,這位哥哥比我大一歲,小名就喚寶玉,雖極憨頑,說在姊妹情中極好的。」戲玉來了,賈敏 常常向 黛玉介紹 寶玉,而且連性情也詳細講解。雖然母女間,以親戚作為話題也很正常,不過一來 黛玉 那麼小,又會讀書,明明就有很多別的話題,為什麼要這樣常常的細細介紹 寶玉 及外祖母家裏呢?
全書沒有很多對 賈敏 的描述,可知道的就是以上,她是 賈母 唯一的親生女,是一位出眾的貴族小姐,以及對 黛玉 的這些「教育」,這僅僅的資料似乎就是告訴我們,賈敏 就知道 黛玉 有一天會代她回來的,而且就 老祖宗 的態度,很有可能 老祖宗 和 賈敏 母女倆就是已經説好了,要讓這兩個玉結婚。
(三)黛玉 在府中究竟有多大地位
寫詩
黛玉 一個寄人籬下的孤女形象,靠賈家養著,想要吃燕窩養好身子,也不敢問,也含淚説過自己一無所有。但細心想想,其實她實力地位是十分雄厚的。
黛玉 回家奔喪,派了誰去照顧 黛玉 及處理林家喪事?正是我們俊俏的 賈璉 璉二爺,他和妻子 王熙鳳 共同料理賈家,榮國府的下任襲爵者。那個時候正是 秦可卿 的風光大葬,及 元春省親 的事前工作(包括建造 大觀園),家裏史無前例的這麼忙,獨派了 璉二爺 出去,可見 黛玉 的地位不在和 元春、秦可卿 之下,還是有什麼特別任務?
等 黛玉 回來後又怎麼了?除了 黛玉 的「出落得越發脫逸了」,寶玉 的等到痴呆後再狂喜,也有 王熙鳳 有份量地說的:「這下子林妹妹可要在我們家住長了。」哦?什麼長住?二爺 去處理林家喪事之餘,也有什麼嗎?定親了嗎?以 黛玉 的年齡要嫁出去,也是五年之內的事,怎麼可能是長?除非 黛玉 的婆家是賈家,此話才通。
至於 黛玉 住的 潚湘館,是一個非常氣派高逸的住處,那個格調讓 劉姥姥 以為是 寶玉 的家,面積和格局,是賈家三姊妹所不能比。再看看她是如何生活,家裏糊窗子的紗,是由 老祖宗 親自打點,一種矝貴得連 王?鳳 和 薜姨媽 也未聽過未見過,皇宮裏用的,叫 霞影紗 的銀紅色 軟煙羅 料子。平時衣服吃穿,都由 寶玉 料理,什麼都說留給林妹妺,能不講究?平時就寫寫詩、發發呆、教鸚鵡説話、等等燕子、焚焚香、睡午覺、親友聚會⋯⋯再不是就做個香囊荷包送給 寶玉,就活脫脫神仙的詩化生活。不像末落貴族小姐 史湘雲 要做針線活幫補,也不像我們的賈家三小姐 探春 想買些玩具也要儲零用錢。沒有金錢觀念的 黛玉 打賞下人,一出手就是五百錢。
再想想,這賈府多麼的白鴿眼,如果 黛玉 不是富有或是有特殊地位,賈府上下會順着她的脾氣嗎?就時間上,不難令人猜想,璉二爺 那次陪 黛玉 回家及處理林家喪事,黛玉 作為 林如海 唯一的女兒,作為合法財產繼承人,那筆錢呢?想當初一個 黛玉 短時間的家塾教師 賈雨村,及後送 黛玉上京,林如海 都幫他謀一個知府。林爸爸在自己染病時,為女兒安排以後的人生路,可能就托孤給賈府,及要求安排婆家。王?鳳 一定知道內情,才會說那句長住,以她的地位及才智,是不會亂說話的。所以 黛玉 在賈家依舊住大屋、華衣錦食、不做事、有零錢花⋯⋯等等,就是 賈府 用動用她的財產。
又加上 璉二爺 的心腹仆人 興兒,向尤氏姐妹介紹府中人,介紹到寶黛:「將來准是林姑娘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則都還小,故尚未及此。再过三二年,老太太便一開言,那是再無不准的了。」又再透露玄機。
(四)老祖宗 究竟有多喜歡 寶釵
寶釵
老祖宗 會是 金玉良緣 的支持者嗎?她喜歡 寶釵 嗎?應該是很一般般。首先,最明確的,在 清虛觀 打平安醮的時候,張道士受「某人」之托硬銷「某位小姐」,老祖宗 就明明確確的拒絕了。
而且日常生活中,可看出 老祖宗 根本把她當外人,沒有親密舉動,說話也隔一重的。一次 老祖宗 說要替 寶釵 做壽,因為她們是客,加上是十五歲生日(古代十五歲是成年,是一個大歲),出於禮貌,沒有很真心,因為她只勉強出了二十兩(讓我想起 劉姥姥 第一次進府,王熙鳳 打發她走,也是勉強出了二十兩),王?鳳 看到 老祖宗 出二十兩,説:「巴巴的找出這霉爛的二十兩銀子來作東道,這意思還叫我賠上⋯⋯也別苦了我們。這個夠酒的?夠戲的?」最後要大家一起夾才夠。和 黛玉 年年都有生日會,得寵程度沒法比。
寶釵 自是處處順著長輩們,討人喜歡賣嘴乖,而 薜姨媽 和 王夫人 也是常常找機會向 老祖宗 硬銷之餘,明示暗示及探口風,有一次可能讓 老祖宗 嫌煩了,丟出了幾句狠的:「千真萬真,從我家四個女孩算起,全不如寶丫頭。」首先,這樣的亂誇亂送高帽,就是生疏的表現,然後這句中的我家四個女孩包括 元春,元春 在宮中當妃子,寶釵 連入宮選秀都選不上,還説什麼不如寶丫頭,這不是有意為難嗎?
任是無情也動人
還有一點,是 老袓宗 與 寶釵 的審美、價值觀及至人生態度,不合甚至是相沖的程度。那次 劉姥姥 進大觀園,走到 黛玉 那個有很多書的雅緻家居,老祖宗 很親切又自豪的介紹「賈母笑指黛玉道:『這是我這外孫女兒的屋子。』」然後又看到 黛玉 家的翠綠窗紗,顏色變舊,又因為這家主色是綠色,而命令 王夫人 明天立即就要換上銀紅的霞影紗,欣賞 黛玉 品味之餘,還這樣傳授如何再畫龍點睛。走到 寶釵 的 蘅蕪苑 時,聽聽 老祖宗 這句:「這是你薛姑娘的屋子不是?」多陌生,而 寶釵 屋裏的陳設是這樣:「及進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無,案上只有一個土定瓶中供著數枝菊花,并兩部書,茶奩茶杯而已。床上只吊著青紗帳幔,衾褥也十分樸素。」就連大觀園裏的 櫳翠庵 花樣也比這裏多!少女尼姑妙玉的茶杯完全是故宮博物院的級數!難怪連 老祖宗 這樣有修養也嚇着,而且越說越生氣:「使不得。雖然他省事,倘或來一個親戚,看著不象,二則年輕的姑娘們,房裡這樣素淨,也忌諱。我們這老婆子,越髪該住馬圈去了。」當着客人面來訓示,當然了,大觀園裏每個地方每個屋子,都是五花八門各有特色各有氣派,讓人人都大開眼界,現在這個雪洞不是很失禮嗎?老祖宗 是貴族老夫人,對生活講品味講排場,除了能幹管家外也要對外交際,「你們聽那些書上戲上說的小姐們的繡房,精緻的還了得呢。」不管你什麼風格,就是要有派頭要夠精緻,不是弄了一個大觀園的污點出來!是問 老祖宗 怎可能喜歡 寶釵?難道要 寶玉 結婚後住在雪洞?賈府要變成雪洞?簡直是醜聞。到了後來 寶琴 來了,寶釵 就更被 老祖宗 冷待了,寶釵 自己也知道,妒忌都出面了。
連賈家三姊妹 (迎春,探春,惜春) 常常坐旁邊,只有可惡的兩個玉常常和老祖宗一起坐,還拉手。
「林黛玉自在榮府以來,賈母萬般憐愛,寢食起居,一如寶玉,迎春,探春,惜春三個親孫女倒且靠後,便是寶玉和黛玉二人之親密友愛處,亦自較別個不同,日則同行同坐,夜則同息同止⋯⋯」而且 老祖宗 更安排她和自己住,和 寶玉 更是自小的「一桌子食飯,一床上睡覺」,不知有心還是無意的禁室培愛,促成兩小無猜青梅竹馬。支持金玉良緣的,從來就只有 王夫人 和 薜姨妹 這對麻煩老土兩姊妹,而 王熙鳳 是一直順着 老祖宗,所以不知 高鶚 搞乜鬼,亂續都算,連前八十回也大幅刪減,怪不得到今時今日還常常被鬧,如果有一個 高鶚 像的話,會得到 秦檜 夫婦像那樣的對待。
(以上 cap 圖來自 87年版 央視紅樓夢,及 越劇電影紅樓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