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星期二

吉維尼的莫內故居:法國人的東方造園藝術

*原刊於教育網 gooclass*

攝於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經過這麼多年,由七歲起,任何人問起我最愛的畫家,都會答是法國印象派畫家 莫內 Monet。那些優雅朦朧夢幻的睡蓮畫,令一個小朋友首次知道什麼是藝術,畫原來是可以這麼美,而這個美麗雖然在一個平面上,但令人感受到的,卻是一個空間。
cap 圖自 clueless
現在的人,大概對 莫內 的畫有一個離地中產的印象,代表著美好生活的憧憬,將之納入為古典派的藝術。說到這裡,忽然想起一套經典青春片 clueless 的一句經典對白,美女主角和朋友對一個同學的描述:She’s a full-on Monet. It’s like a painting, see? From far away, it’s ok, but up close, it’s a big mess.
雖然是搞笑,但她說得沒錯。整體去看畫時,就是那個印象派的優雅朦朧夢幻,但你近看那些筆觸,是不羈放縱自由的,和古典的畫作(例如是文藝復興)是大有不同。當然,作為創派掌門,在當時是創新、反主流及前衞反叛的。 (像冰皮月餅? XD)
攝於莫內花園
在欣賞 莫內 故居之前,先簡單探究他的背景。出生於法國工商業發達 1840 年的巴黎,天蠍座,父母開一家雜貨店,屬有閒小康之家,註定要成為潮人。他的中學時代不尊重古典美學,喜歡快速的勾勒,不以古典藝術家為學習對象,獨愛看政治漫畫,一度以此為志願。但在18歲時結識了名叫 布丹 的畫家朋友,隨之往郊外寫生,有別於當時主流的室內人工照明的人物畫,莫內 開啟了對戶外自然光的觸感,成為了一生的追求。
攝於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然而,莫內 不是一個寫實主義的畫家,主題不是勞動人民的生活,或對工業革命的控訴。莫內 之所以不在地/貼地/草根,是由於出生於法國工業化以後的時代,又生活在巴黎,感受到的是既繁華又悠閒的不夜天,公園、廣場、咖啡館、紅磨坊……,交通工具的發達方便他往郊外寫生,假日住在郊外度假村,他看到的是風和日麗下離地中産的慵懶海邊假期,記錄在畫上。
攝於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而説到 莫內 在晚年的創作,就是最出名及廣為人知的日本橋及睡蓮系列,流露強烈的東方美學,早在 莫內  年輕時,1860年代因為巴黎的世界博覽會,已令他對東方藝術產生了興趣,也搜集不少東方服飾,日本扇、和服、中國屏風、中國瓷器等,同時也出現了在畫作中。他對世界博覽會的興奮和熱愛,可以在一張1878年名為 蒙托哥街 的畫中看到,極度歡樂熱血,描述世博結束的一天,完全的脫離學院派,不羈放縱自由。
作為歐洲藝術家的 莫內 混合東方藝術,聽起來好像格格不入,或許有些人會說:「東方嘢,你鬼佬識條鐵咩?」雖然歐洲早在中古時期起,就受到東方文化影響不少(這裡先不詳述),但説到東方園林是一門幾乎無所不包藝術,她集合了造園、建築、文學、繪畫、書法為一體,有些人會描述園林藝術為一首交響樂,盛載著一個小世界。園林歷史極為重要的文人造園,即文人或畫家的造園,在原本只是園藝的層面上添上藝術元素。究竟鬼佬 莫內 識唔識條鐵呢?
莫內花園地圖
攝於莫內花園
1883年,莫內 在 吉維尼 Giverny 購買了一塊土地,開始建造後來舉世聞名的 莫內花園,在池塘上親自設計一個日本拱橋,池塘種有大遍睡蓮,池邊四周垂柳,他心中嚮往已久的小世界。看看四幅長長的睡蓮畫:
Les Nymphéas : Les Nuages 四季睡蓮 : 雲影圖 (http://www.musee-orangerie.fr)

Les Nymphéas : Matin 四季睡蓮 : 清晨 (http://www.musee-orangerie.fr)
Les Nymphéas : Le Matin clair aux saules 四季睡蓮 : 垂柳 (http://www.musee-orangerie.fr)
Les Nymphéas : Le Matin aux saules 四季睡蓮 : 垂柳 (http://www.musee-orangerie.fr)
(看博物館裝置 : http://www.musee-orangerie.fr/fr/article/visite-virtuelle-des-nympheas )
這已不是西畫的格局,是 清明上河圖 一類長卷畫,這睡蓮不是定格凝固了一個瞬間的睡蓮,是無所不在的,四季轉換日月替更盛放枯萎,他說他要的是一片沒有邊界的水,水裡有倒影有雲影,有光在流動,他要畫出無限,不只是一個200公尺的長度( L,idée de l’infini )。表現時間、空間與無限,不就是東方的哲學?而這個既是天空又是水面的池塘,微風和光線的朦朧呈現,既真實又夢幻,又令我想到莊周夢蝶。
攝於莫內花園
攝於莫內花園
有些人會打趣說 莫內 之所以這樣畫因為他白內障,雖然個笑話不好笑,但可恨的是,又好像有些少道理,在他人生最後的 四季睡蓮,正是他與白內障戰鬥的六年,視覺經歷最大變化,由一度要靠顏色包裝上的顏色名稱去作畫,更一度衰弱到幾乎全盲,像貝多芬的生命一樣,在腦海中憑記憶憑感覺去創作,像星球大戰(Star Wars)中所有原力(force)醒覺的絶地(Jedi),也是老子的「視而不見」,超越了視覺。
攝於莫內花園
攝於莫內花園
莫內 的畫,在一個平面上,令人感受到的,卻是一個空間,一個小世界,一個時空,一個宇宙。不只是與視力戰鬥,也是與痴狂、榮辱、孤獨的個人戰爭。「我畫這些睡蓮,像古代僧侶專注於抄寫經文、圖繪聖像。他們全然孤獨寂靜,只有狂熱的專注,像被信仰催眠了。」沒有孤單是孤獨,沒有寂寞是寂靜。
musée orangerie
對於想感受 莫內 藝術的人,除了要看畫外,往 莫內花園 朝聖,及附近的 musee orangerie 看長畫,最好也在 Giverny 住上幾天,看畫看園拜山,還要在附近走走散步,看看 莫內 看過田園風光,和他寫生對象例如乾草堆,就更完整了。(也可以順道坐火車去 胡昂 看另一出名的寫生對象胡昂教堂)。
拜山
B and B
最後不少得的,又是遊客記念品時間,由 莫內 以前的工作室改成的禮品店,有許多雖然精美但沒有特別創意,例如茶杯、絲巾、紙模型等。不過!沒有令我失望地發現了 莫內 毛公仔!雖然超可愛但是沒有買下,因為我實在接受不了床中有一個伯伯在。

後記:對於也是藝術家的 B and B 老闆說,未見過東方人住 B and B小屋,感到超奇怪。順便看看樓盤,附近幾百年歷史如童話般屋仔連花園,只是一百萬港紙左右,天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