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星期二

《紅樓夢》中 少女尼姑妙玉的下午茶茶杯


因為某個非去不可的原因,必須破例上一上北京,就在上個月,參觀了北京故宮博物院。
在北京故宮博物院內的珍寶館中,看到了以下杯子:

(1)翠蓋碗 清代,(8cm X 11.6cm),整個為翠玉,要使用一大塊玉,雕琢而成,器壁極薄,成色鮮翠。為宮延日用小品茗茶杯。

(2)金蓋托白玉杯 清代,(12cm X 8.3cm),蓋及托為金,刻有篆書「金揚潤玉涵光」,金龍式蓋鈕配綠玉鈕,杯子為白玉,托為金質荷葉。金玉皆為名貴材料,再加上精緻點綴。

(3)青玉描金題詩撇口碗 圓形撇口圈足碗,外壁一側陰綫填金梅花菊花紋,另一側隸書填金詩一首。壁薄透光,瑩潤精緻。
這個 翠蓋碗 立即讓我聯想到 妙玉(蘇州人,出生官宦之家,一帶髮修行少女尼姑),一只她日常用的茶器 綠玉鬥,為一上大下小的方形碧玉品茗小茶器,在《紅樓夢》第四十一回中有描述到:在劉姥姥來大觀園,一行人來到 妙玉 的 壠翠庵,妙玉 引領 黛玉 寶釵 及 寶玉 三人往私室去品茶去,妙玉 從她的收藏中拿出了三只杯來招待,用收藏了五年的梅花上的雪水來烹茶吃,這三只杯有,給 寶釵 的 攽瓟斝,給 黛玉 的 點犀䀉和給 寶玉 的 綠玉鬥。


攽爮斝,「一個旁邊有一耳,杯上鐫著"攽瓟斝"三個隸字,後有一行小真字是"晉王愷珍玩",又有"宋元豐五年四月眉山蘇軾見於秘府"一行小字。」這個杯的特別之處,是它其實是一個葫蘆,明代以來,南方士紳流行用葫蘆作茶器(在葫蘆生長時加上模具,等葫蘆長大再把模具拆掉,像日本農夫製作四方西瓜一樣),更甚的還仿照古代銅玉器物,這個「斝」就是一種古代銅器造型。而曹雪芹寫作藝術精妙之處,是處處隱喻,不愛明寫,首先 攽瓟斝 疑似是「班包假」的諧音,班包假 為俗語,意為真的假不了,似是影射 寶釵 外表端莊大方夾雜虛偽。


點犀䀉,「那一只形似缽而小,也有三個垂珠篆字,鐫著『點犀䀉』。」宋明以來,官僚貴族為鬥奢侈用犀牛角做酒器,而 䀉 是謂古代碗形酒器。「點犀」是引李商隱詩「心有靈犀一點通」,疑似點出 黛玉 為明白人,心思通靈。

最後說到 綠玉鬥,是 妙玉 日常用的,以她極度潔癖的個性,竟然直勾勾就給 寶玉 用!簡直是旁若無人的示愛行為,而處處守着 黛玉 的 寶玉,疑似心中怕 黛玉 不喜歡而拋出一句:「他兩個就用那樣古玩奇珍,我就是個俗器了。」半推而引 妙玉 拿出另一個茶器來,而 妙玉 回他:「這是俗器?不是我說狂話,只怕你家裡未必找的出這麼一個俗器來呢。」
賈府為一貴族世家,所謂鐘鳴鼎食之家,翰墨詩書之族,而偏偏也找不出一個類似 綠玉鬥 的「俗器」來,曹雪芹以三只小茶器,不僅側面描述出 妙玉 的貴族背景,以梅花雪水煮茶映出她不為世人明白的情操,又以此一小場境寫出人物關係。只是書中一小節,就能讓讀者有如此有趣味的享受,實在令人讚嘆!
繼續説回在故宮博物院珍寶館內那三只小杯。那個清代 金蓋托白玉杯,先是想到家中有兩只銀蓋托小杯,當然差很遠,只是design上相似。這個金玉相配是當時流行款式,視為高貴大氣的設計,可是我看顏色及質地上也成強烈對比,比較夾硬,覺得比較不相配,像 寶玉 寶釵 的「金玉良緣」愛情悲劇一樣,世俗人眼中的理想婚姻,可惜落得「縱然是舉案齊眉,到底意難平」的終身誤。


最後說這只 青玉描金題詩撇口碗,它的玉質及梅花圖案又讓我想回 妙玉,又令我想到另一只收藏於 河南省新野懸文化館 的明代工藝 一捧雪 玉杯,已傳世四百多年,晶瑩白玉中略透淡綠,(7cm X 2.5cm,杯厚只有0.2cm),小小一只在手心中,只能「一杯為品」的矜貴,美麗幼嫩,像 妙玉 珍藏了五年梅花上的雪水,煮成 梯己茶,小小一杯捧在手上的藝術。
註:劇照圖片,取自1987年央視王扶林導演版本,《紅樓夢》電視劇,為我唯一喜歡的版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