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31日星期六

王君安在香港唱《柳毅傳書》



好像生命中什麼難忘的事情,都要在夏天發生。上年夏天,終極越劇巨星王君安來香港表演,超級幸運!雖然應該與我寫信要求無關,但她真的是來了啊!唱《柳毅傳書》。

其實除了王文娟和王君安以外的,我都記不住,沒印象。所以這劇團劇目什麼的,除了王君安三個字,其他人什麼什麼的,都記不住,沒有印象。

那天和唯一的越劇朋友,在大熱天四處跑找的士,輕奮得快要中暑。

一進入大會堂的大堂,擠滿了越劇迷,全都是典型上海阿姨阿叔公公婆婆,都在用上海話普通話熱烈討論,完全自己人的感覺,LCL之海,和精神上的朋友重聚一樣,實在很難得可以在香港和一大堆人,一起熱烈期待王君安!比看 band show 更激動開心!

他們看戲的反應是極其直接!就像民初電影或電視劇中,人們看大戲那熱情激動的模樣!王君安未出來時,他們都不專心,在閒聊説笑發夢。

但當王君安從旁邊慢慢出來,半個人影一出現在舞台上,全場立即反射動作瘋狂拍手!然後在王君安口部開始微微張開,全場立即在差不多同一秒,完全立即停止拍手!剩下王君安在唱,而我是雙手合十,猶如祈禱般仰望,及張大耳朵。一到她唱完一段,在她聲音從囗中消失的一秒,全場又立即在差不多同一秒,立即瘋狂拍手,即使掩蓋了別的演員在唱也不理。

更搞笑是,中途有一大段沒有王君安戲份的場次,大約有三分之一觀眾就出去了自製中場休息,或又在閒聊發夢。

香港大戲迷大概沒有一半這樣的熱情及品味?雖然某些行為不太禮貌(他們甚至沒有場內不可拍照拍攝的意識),但表演不吸引又能怪誰?熱情是要被激發的。

我又想,要配得上王君安,究竟要怎樣的舞台和劇服?至於劇目,單是紅樓夢,我可以聽一千次。但又正正因為是王君安,除了劇目之外,其他一切也不重要,也無所謂。

到劇完,當然是無命賠式的,爆炸性拍掌和歡呼,和民初電影/電視劇裏面一樣的氣氛。當我陶醉在大團圓的輕奮與感動,準備靜靜離開之際,我朋友忽然說要去看王君安,及以我前所未見的迅速,向舞方向擠進了人群。

原來這些阿姨阿叔公公婆婆 fans 衝上去瘋狂叫喊王君安名字,甚至爬上台或推開欄杆,在旁邊樓梯偷跑上台,簡直是 band show ! 好強!擁有熱情的人果然永遠不會老!

王君安真人好像洋娃娃,十分精緻,仙女般的氣質,令人眼睛移不開。把自由和活力唱進歌裏,注入了血液,故事裏的人物,一次又一次在她身上回魂復活。

請快點快點再來表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