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0日星期一

自遊人:活在童話中的女孩 ( 2014年3月9日 蘋果日報 )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40309/18649808)
(圖 : 來到孕育《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牛津大學花園。)
四年前盛夏,面前這位女生決定拿起心愛的《愛麗絲夢遊仙境》圖書,遠赴孕育這故事的英國牛津尋找女主角足迹。穿上度身訂做的白色蕾絲及膝裙,配搭同款式絲襪,撐起洋傘,一身維多利亞時期——正是故事發生時代的服飾。旅程中,躺在據說是愛麗絲曾在牛津基督教堂學院前遊玩的草地,穿梭她上自然課的牛津Botanic Garden花海。旅程後便愛上穿起自製衣裳,繼續踏足歐洲童話發源地。由始至終,她只予記者「愛卡」作稱呼:「就當我是童話人物吧,只是偏偏跌入了現實之中。」

記者:許政
攝影:陳國良(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愛卡說,旅行有如地理考察,將童話故事中的畫面立體地呈現眼前。媽媽是她閱讀古典童話的啟蒙老師。「媽媽從不阻我看《美少女戰士》,但會和我一起翻閱《小公主》、《飄零燕》、《姆明一族》、《Cicely Mary Barker》、《Fantastic Mr. Fox》和《Secret Garden》等過百部歐洲童話書。」
 (圖 : 回到童話現場,對字裏行間的感受更大。)

(圖 : 愛卡一身自製童話女主角服飾。)

踏足牛津尋覓仙境

「逢週末,會和媽媽到文化中心觀賞芭蕾舞和歌劇,儘管年紀尚小對劇目一知半解。」愛卡感激媽媽為她開啟歐洲經典故事大門,進入有迹可尋的童話世界。愛卡認為欣賞藝術應有深層次,就如孩子學彈琴要了解作品背景;學畫畫要了解畫家及其生平。愛卡愛好童話便一訪發源地。眾多童話中她鍾情《愛麗絲夢遊仙境》,從大英博物館搜尋故事初稿,原著名稱是《Alice's Adventure Under Ground》(愛麗絲地底之旅),令她愛不釋手。創作起源是英國作家Lewis Carroll與三位小女孩遊泰晤士河時,受一位同行啡色短髮女生Alice Liddell所啟發,為打發時間而創作。愛卡形容,它是不合理文學(non-sense literature)中的殿堂級作品。「玩字功力出神入化,把more curious變成curiouser;而never一字,先是玩作nevar,再狂想成為raven……排山倒海的錯誤文法,令愛麗絲的夢境變得光怪陸離。連角色名字也很搞鬼,常遲到的White Rabbit讀音與Right Rabbit近似,像讚牠遲到!」她從前看這書時總會生氣,因書中人亂給指引又串錯字,如被他們玩弄。加上愛麗絲常把詩句念得七零八落,像沒經思考脫口而出,加上其反叛惡搞性格,一度讓愛卡討厭。帶着對它的不解與恨,便來到Alice Liddell當年常留連玩樂的牛津大學。「將古蹟與故事連起來欣賞,故事立刻活起來,變得立體又親切。」沿途捉摸一草一木,追着野兔跑,想像小Alice好奇貪玩的模樣,脫軌的夢和文字頓然怪得合理。「小時候我討厭指示不清的路牌,會發脾氣說我不想玩Alice in the wonderland了!但現在,卻願意當愛麗絲的貓和騎過的馬。這應叫恨之深、愛之切吧。」

(圖 :愛卡遊走英、美、法、日、澳等地時購買的愛麗絲紀念品,包括產自70年代英國製的茶具和啤牌。)

(圖 : Alice Liddell原是啡短髮,後來被迪士尼變成金色長髮少女。)


慢行《Peter Rabbit》英國湖區

英國經典《Peter Rabbit》同樣以維多利亞時期作背景,其成熟畫風與其他童話南轅北轍,卻讓兒時的愛卡大開眼界。
「沒了大圓眼和微笑嘴巴,掛上纖長眼睛和微向下三角嘴巴的彼得兔,線條極精緻。再掃上深淺有序的水彩,這隻穿藍色外套、棕色鞋子的小兔比其他童話主角更活靈活現。」愛卡帶着輕鬆步伐,來到《Peter Rabbit》之母Beatrix Potter位於英國湖區Hill Top的故居。仿效19世紀農家純樸的穿戴,拿起青綠色洋傘,頂着繫上淺藍絲帶的草帽,一身白色過膝長裙和藍外套,獨自行遍樸素青翠的丘陵。吃口剛摘下的水果,於綿羊間隨意躺地寫生。她很珍惜這種在山間步行慢活的情趣,也就買來一盒木顏色筆,隨感覺勾畫一張又一張野兔線條,就如Peter Rabbit一樣起了淨化心靈之效。

(圖 : Hill Top的房子樸實無華,以過百年的石頭和磚塊堆砌,像穿越世代進入了《Peter Rabbit》世界。)

(圖 : 愛卡來到《Peter Rabbit》之母故居Hill Top一帶,訂間小屋,閒時看看雜誌和畫冊,甚至買盒顏色筆畫兔仔。)


《鐘樓駝俠》巴黎聖母院的愛情

在法國文學家雨果筆下的《鐘樓駝俠》,巴黎聖母院既傳奇又浪漫。小說在各地廣泛流傳,讓聖母院蒙恩受惠,在歷史保育行動下獲大幅修繕。數年前,愛卡拿着讀本慕名朝聖,一睹教堂上以飛扶壁支撐的拱頂,充斥着歌德式建築獨有特色,並閃爍出法國人的智慧以及對美好生活的嚮往。而大門正中央的雕塑,便呈現了《聖經》以及文學研究上享負盛名的「最後審判」一幕畫面。「精工細雕的雕像和雕刻,如一連串石頭交響樂,讓我留連忘返。」不僅在外圍欣賞,愛卡還點上蠟燭參加彌撒,甚至壓抑着畏高,疲憊地爬上窄窄的小樓梯鳥瞰巴黎風光。她想起《鐘樓駝俠》中,主角加西莫多同樣從這裏往外看。愛卡說,到現場後發現每個舉動變得多麼的夢幻,充滿趣味。

(圖 : 愛卡爬上塔尖敲鐘,體驗《鐘樓駝俠》中主角的工作。)

(圖 :巴黎聖母院大門正中央的雕塑呈現了《聖經》「最後審判」一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