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7日星期三

我為何喜歡 Wedgwood


喜歡 Wedgwood 是很容易理解的,首先因為其璀璨歷史,什麼 cream ware, queen's ware, frog service, jasper ware。雖然許多人認為 Wedgwood 已淪為結婚禮物,失去其主要意義,但始終有其不可取代的地位及魅力。例如書,例如紙,有其私人性,亦漸漸回到像書之始,為富人收藏為嗜好,失去流通、普遍及傳遞的功能,但有其不可取代,不會消失。當然若以生意角度,就另外一回事,Wedgwood 也將計就計,順從民粹出了 Vera Wang 系列,雖然我不喜歡但貌似十分賺。

我擁有及喜歡的第一個 Wedgwood,都不是很久,大概六年。而我擁有的第一個品牌餐具是大約5歲,是後來從來沒有持別喜歡,又常減價又土土的 Royal Albert。從香港97後,品味也隨之而回歸,也失去百花齊放,所以餐具只有買品牌才有保證,不像在外地旅遊一樣,餐具有多種雜牌卻又有款有style有品質,琳琅滿目任君選擇。而又除了外遊,也沒有時間及心情,在港訪尋品牌以外的餐具,這需要極大功夫而且多數無功而還。至於 vintage 也比外地貴及選擇少,所以在港買品牌/經典較方便,反正不會買多,買少才可訓練買得準。

入正題,我喜歡 Wedgwood 的地方是,她既帶有一點點古典味道卻不多餘,很流線很滑,像有微風輕輕順滑地摸過,每個條線每個角落,大方得體如 little black dress 或 grace kelly。什麼叫不多餘 ? 你看看 Royal Albert 的 old country roses 就知道,這是很有特色的 design 也不貴,尤其減價就想不如買一套藍色,但那個相對笨重及多餘線條的 design,不是我的風格和 Royal Albert 別的系列一樣比較婆媽,雖然一整套藍色 old country roses 放在早上/陰天的光下,會很浪漫及仿如古裝場景的調調,但中不了我紅心。

還有 Wedgwood 瓷器的白,你真心細心的瞄進去看,會讓你丟落在溫馨的白色世界,白滑之餘又不刺眼的光。相比別的骨瓷,一是帶點灰一是帶點藍,而 Wedgwood 有她自己屬於自己的白,在本已經滑不留手的表面,感覺上更滑。

而我最喜歡的系列,是小朋友口味的 wild strawberry 及 queen of hearts,小巧可愛又有氣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