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2日星期三

巴黎的憂鬱 (在巴黎憂鬱的自由)


《巴黎的憂鬱》是一本由波德萊爾所寫的書,想寫的是「一種詩意的散文,沒有節奏和音符的音樂」。

幾年前於街上飄泊,在書店裏發現了這本書,也許是天意。這個書名,這個如此明目張膽的肉麻!大大的將憂鬱貼在巴黎之上,有冇攪錯!?我簡直覺得這近乎是一種罪!書的封面是珍珠紙,直頭擺明是在呼喚我!我速速的,像小偷裝作自然的鬼鼠,買下來,收在袋裏,等了幾天才開始秘密地閱讀,這作死的憂鬱!

憂鬱,憂鬱是什麼?憂鬱需要什麼材料和條件而成?至少,不可以被驚醒!像巫師行魔法作結界一樣,不能夠被打擾。成功製作憂鬱的機會率和作上令人回味的夢一樣,單靠運氣。每個人也有作憂鬱的自由,雖然並不是每個人也願意去作,作也可能作不來,但製作憂鬱的人可以來自任何地方。總之,憂鬱是一種給自己的表演藝術。

勞碌不願停的人,沒能憂鬱的場所,和氣氛。閒逸少用腦的也沒能,他們只有過多的休息,和休息後的疲倦和嘆息。不不不,被打擾後的生氣也可變成敗氣的憂鬱,這些都需要運氣。憂鬱也許美在不能持續太久,否則變成潑婦的歇斯底里,美在像細碎沒完整的祈禱,或消散或依附在公園的角落裏。

漸漸我開始大瞻,把書帶出去閱讀,在車在街在cafe,憂鬱地飄泊,極之肉麻。還穿上象徵飄泊的顏色:綠色,自己一個人遊戲般走來走,自己覺得浪漫,heehee。

有機會的話,我要再去巴黎,看看是否仍有19世紀殘留的憂鬱。好像我去滿有法國梧桐樹的上海,前所未有的觸摸過自己一樣。

(圖為波德萊爾之墓,我拜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