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5日星期五

王君安---寶物中的寶物

近日於網上購得一盜錄/翻版dvd,除於正途求不得的情況下,我是會不遣餘力用歪途求得,這是王君安留美前的早期演出,據說是十六歲,的確是寶物中的寶物,其實很久以前已聞說此錄像,但多多藉囗給自己不去取得,是怕自已入迷,變成痴的。

晚上,本來安安靜靜,把這個翻版兼盜錄的dvd給多拷一只作備份,再試播播看看有沒有問題,只是這樣別無異心,可憐就貪起心看完一段又一段,就激動地一直至天亮。感到連自已的表情也是隨著戲裡,激動改變著,錯!是隨著王安君才對,整個人光坐就沒放鬆過,坐到天亮,不是痴的是什麼。

究竟王君安有什麼魔力?我想,首先她的表現符合logic,例如哄女孩子或搏同情,當然唱得慢,像是回咀或被誤會的情況,當然要唱得快,她完全是用這些節奏,讓觀眾入戲入迷。

更不用說是王君安天姿國色,本來就漂亮,而當時16歲,正是寶玉的年紀就更更不用說的完全符合。她做出的所有嘟咀、賣乖、頓足等等所有可愛表情,是令人發目內心的疼愛,完全不需要外加的幻想,完全發自內心的喜愛,眼睛跟著她就對。

看她對黛玉說話的溫柔,就正是與「弱風擺柳」,興「一朵青雲剛出岫」輕輕說話的溫柔,被黛玉說,她焦急的解釋,這種種的愛情,我懷疑王君安排戲的時候,主要是背台詞歌詞,在情感表達上,她出口就成,因她如此地有滿滿的感情,張口動手就跌出來,就是那厚得像Vivienne Westwood一樣的小生鞋,也重不住她活潑玩樂的步。

只是我仍很希望能聽到她與王文娟對唱,每每聽到王君安的寶玉唱,我就看見王文娟的黛玉笑,看見王文娟的黛玉急急說寶玉欺負她,就看見王君安的寶玉急急賠不是,她們的節奏是一樣的快慢呀!刺激好玩!王君安的寶玉給的絲帕,王文娟的黛玉在上面寫詩,每每看得我心危一危,自己內在的「少女模式」完全啟動。

上年夏天到上海大觀園遊玩,園入瀟湘館播「黛玉焚稿」一曲,播完又播,我又看到王文娟最牽動我的一幕,她的焚稿,聽得我心驚,好像大觀園不讓她超生一樣,直到王君安哭靈,才讓我心安一安,王君安捧一捧香爐,輕煙一黠點「飛到天盡頭」,唱多兩句可能真會有「香丘」。

(關於王君安與王文娟,純是作為戲迷的痴想,實無意得罪徐玉籣與李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