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2日星期一

活人王君安


王文娟和王君安,我心目中的金童玉女,如果她們是差不多年紀,可以合演紅樓夢,天呀!怕看一次就變心律不正常,瘋似又哭又笑,感嘆原來人的感受可以如此豐富和多層次,怕每次只在腦內回味,都感嘆命運,史無前例地感謝人是有感覺。

看王文娟,我只會把她的部份重覆看來看去,直至有超生的感覺,配合不同的心情看不同的部份,當然焚稿一段看的最多,實在十分之 Rock。

說到王君安,第一次看只是拆子戲,金玉良緣,戲中除了王君安還有另外三位演員和一個丫頭,但我視線完全沒有離開過王君安,其他人完全透明,也許王安君一人演獨角戲是完全可行。金玉良緣呀!她越歡喜我越心痛,別的紅樓夢這一幕,我都是快過的。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王君安,她像孩子或是蝴蝶,嘻嘻笑在飛,卻不知被人騙,我一個人對電腦在哭。

有一劇玉蜻蜓非常妙,角式是類似賈寶玉的公子角式。她腳上那麼厚重的小生鞋,還在跑大圈,急走小步的咪咀笑、賞花、會友、摔杯、追女仔,非常得意。這部戲實在非常切合現實,王君安和朋友正玩到興起,家裹丫頭趕到說夫人叫他回家,叫他無 mood 之極把酒喝下,回到家被夫人和外父多多意見什麼什麼不務正業,這些情境實在不想再提,簡直每一天發生如命運一樣,幸好這是戲,他離家出走,去了自由裏,啊!

王君安除了得意,外貌如何國色天香可自行去 search 相片。她唱歌運氣時會高低眉,到那一句快完,雙眉才慢慢平在一起,這人連眉都會唱歌!說到唱歌,更要自行去驗証,第一次聽是嚇一嚇,「咩事呀?」我心裹問,我不懂如何用什麼美妙的形容,只是她唱得很快,這很刺激,雖被嚇但卻不用為她驚或擔心,唱得快卻不會唱錯,像隨天才即興唱成,又充份歌到所有音樂。感覺有點像莫扎特,越劇的莫扎特,那樣自由嬉戲活潑潚灑,莫扎特的歌又是快的嚇人,很快只會是很刺激和自由,令人感覺能力醒來,活潑的魚,刺激的電,自由快樂的風,離開人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