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星期二

跳芭蕾舞最好


言語累人,我不想說話了,跳芭蕾舞最好。更理想是演天鵝湖之類的戲劇性悲劇,一世人只演一輯,演來演去,死為止,然後死在舞台上,順利超生,安息。


每一天的拉筋,骨格和靈魂均勻地舒展,變得結實,在台上演的,也不再是自己的身體,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動作,自己那些失禮擠逼細碎的煩惱悲哀,在舞台燈光佈景中變得非常高尚,變得非常可觀和可演出的,有鋪排的。我可以慷慨激動地得到仰慕、憐愛與同情,到了謝幕,你雖仍穿閃爍亮麗,人們卻不會妒忌或嫌你,或努力表現熱情,想你多謝幾次幕。


這多美妙,就算是沒有配套與基建,不完整的人生,也會被劇本補充得非常整齊無瑕。劇本裹有人物背景、朋友、情人、戰友、敵人、好人和壞人,角式分明各盡其職,環環相扣合作無間,戲裹的感情,都會各有名字和分類,不會不明不白。這些種種,將會多令人滿意飽足地點頭微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