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6日星期一

我不想出賣感情

又不想睡覺,每有悲憤的晚上,都不想睡覺。睡覺,是累了,要休息了,人類肉體的需要。我若為了這需要來埋沒了,我的感情,實在不化算。
以前出版社的老闆,曾叫我每年攪一次賺錢畫展,之後整年靠那些錢為生或玩樂。噢!攪畫展,實在是非常肉麻,我憑什麼要如此這般,展示及
出賣我的感情,來維生,這種人類肉體的需要。所以我去了當時裝店售貨員。

時裝店售貨員是極之辛苦的工作,但不用出賣感情,只是出賣體力、笑容、時間和癈話。我的手從此用來寫單、點貨、記客人資料…畫畫只止於腦中活動,在腦中起稿、混色…後來有一天,點貨的時候,手指公抖得寫不了數字,當曰晚上就辭職。不畫畫也是出賣感情,手指在反抗吧。

除了畫畫,我還喜歡寫故事。寫故事,想起曹雪芹,以前以為《紅樓夢》很難明很認真,某天無聊拿來閱讀,讀了第一回,笑翻了!曹雪芹很攪笑!記得大概他說:做咗半世人,一事無成,失禮曬親朋戚友,又無乜好做,想起我識過所有d女子,各有特式,勁過好多男人,不如我寫做故事,俾人解吓悶。寫正經嘢,無人睇,出街行又舟車勞動,不如在家中睇吓我本書,怡情養性更妙。因為書中乃真人真事,不過人名年代等全非,你知啦,無謂被人算帳。所以唔好問,當是「夢」呀「幻」好了,反正這是石頭講的故事,唔關我事。

是呢,為了對得住自己的感情,我喜歡迂迴的表達,真人真事變成故事。有時,我又會對自己說,就是因為迂迴,所以我才不成。我只是出賣體力、笑容、時間和廢話,所以我不成,不出賣感情,所以我不成。

一恨鰣魚多骨,二恨海棠無香,三恨紅樓夢未完。曹雪芹未寫完就死了,王文娟在越劇電影中的林黛玉,焚稿後死了,陳端生《再生緣》裏孟麗君吐血,陳端生未寫完,死了。

《紅樓夢》《再生緣》寫到這種關頭,除了死或出走還有別的路嗎?因為不妥協,不出賣感情,所以不成,不死不行。

像我出過的兩本小書,兩個故事的結局都是出走,死又未至於,出走好了。不想出賣感情,又不想死,真是麻煩,唉,更不想睡了。

2 則留言:

匿名 說...

mr. cho is so cute,, as cute as you :>

Jeffrey 說...

"我喜歡迂迴的表達"

That's why you are fascin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