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8日星期日

超越夢幻的經典 : 越劇電影《紅樓夢》

《紅樓夢》作為一本偉大的古典鉅著,自清代起引發其他不同媒介的藝術作品,例如 象牙雕紅樓夢人物故事瓶、我極喜愛的清代畫家 改琦 費丹旭,當然也包括戲曲。

第一次接觸到戲曲版本的《紅樓夢》是京劇,梅蘭芳 葬花,雖也空靈但可能始終是男性去唱,感覺上有一點不足,不對口味。而粵劇我個人是從來不感興趣,自小就覺得很吵,化妝及服裝太誇張。中國戲曲當中比較成熟及著名的種類,大約有十四種,當中我獨愛 越劇,女旦中獨愛 王文娟。

這套越劇電影《紅樓夢》簡直是只應天上有的神劇,早在拍成電影之前,這個 徐進 版本的劇目(當然是 王文娟 主演),於1958上海連演54場,之後在北京、香港、朝鮮等演出,受到高度讚揚。1962年決定拍成電影,僅國內入場觀眾就有12億人次!成就中國劇曲及電影歷史上的奇蹟。

不論在演員、劇本、分場、歌詞、服裝及場境,都是相當夢幻,在之後一直到現在,沒有一部能達到那個級別。在中國經濟及各方面都比60年代進步,不知為何卻沒有了那些人才,非常可惜。

(1) 「質本潔來還潔去」——什麼是古典?
飾演林黛玉的王文娟,樣子不是驚艷那種,而且當年演出時也已經不年輕了,但慢慢看下去就會漸漸入迷!她下棋、看書、寫字、走路的模樣,這是古典優雅吧,活脫脫的古代貴族少女,「神仙似的妹妹」。
有一幕,黛玉在簾後,聽到寶玉在人前替她出頭,她聽着知道寶玉是唯一明白她的人,甜絲絲的笑着穿過一道門往花園離去。她步行的背影,常在我腦中浮現。 她所穿過的門,是一面大牆中間有一洞門。大牆是金色通花設計,圖案是大棵大樹幹和滿天樹葉,襯着黛玉從中通往花園的背影,典雅非常。
  

這是一套越劇電影,感覺是較含蓄溫婉,細緻柔麗,不是某些曲種比較大咧咧的表現。街上偶有越劇表演的海報,那些演員一派花俏亮麗模樣,看到就不喜歡。看過新派越劇,噢!連造手和水袖都沒有了!還有那些像台灣古裝連續劇的戲服,真的看不下去,連續生了幾天悶氣,想起就嘆氣。
   
所以又要一次又一次,看這退色的老電影,王文娟演出了多愁多病身之下「質本潔來還潔去」的大家風範,反叛不妥協的高貴,為林黛玉平反了大眾對她的小器印象。

(2) 「飄泊」的顏色———林黛玉的戲服
有關這套電影,大概一生都說不完。在我心目中,「自由」是翠綠色,而「飄泊」則是湖水綠或藍綠色,而戲中林黛玉的戲服,全都是這些飄泊的顏色。 
這樣地把飄泊做成這麼多色調,配上藕粉、粉紅或白,襯上珠花,穿戴在她身上!把飄泊都穿戴在她身上!我真想把設計戲服那位天才,找出來,把他活活親死。 
與林黛玉配對的賈寶玉,更是情侶裝出場,一對璧人的架勢,無敵!又能表現出書中他公子哥兒旳性格,如一幕,黛玉為他穿上的披風,孔雀尾巴的圖案的孔雀裘,他就成了孔雀走出去。

(3) 一朝飄泊難尋覓---王文娟
初時慕名,在網路視頻看了一段<黛玉葬花>,一雙顰眉,演得是好,但未至十分入迷。後來由頭至尾看整套電影,一段<黛玉焚稿>,不得了! 
林黛玉太出名,被唱太多演太多,都快麻木。但戲中王文娟,讓人相信是真的林黛玉。她於此段,不如別的,一副很病很慘但仍很靚很假的樣子。你能從她的表情唱法中,看到書中所描述的黛玉,忽如流水活現,不甘不憤不妥協,她怒她恨又哀怨,繼而燒毀生平詩稿,「冷月葬詩魂」。

   
黛玉一身病骨,困着一個火山。王文娟/林黛玉,弱女子,能唱出此氣魄,這種風度,大概就是真正藝術家那種所謂大家風範。我立刻就被完全擊倒!
彷彿黛玉的亡魂久久不散,而演出寶玉角色唱的 哭靈,那個份量及程度,根本不足以為黛玉超生,直到我認識到世上另一個天才藝術家所演的寶玉,這是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