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0日星期六

正在有情無思間


多麼寧靜的夜裡,在舊筆記中,找到這篇肯定是某年夏天寫成,寫得多麼青春。内容如下:

飯後,我由亞仕厘道,轉入飯店,然後又由飯店趕去海旁的咖啡廳。我在趕,我在趕,我趕着那千萬緒裏的一點光。我恨不得立刻就寫,由思緒裏經手流於紙上,但我準會後悔,後悔沒在茶香中,在令人歡愉的香氣下,沒在日光中和海的咸味裏。
但也許我來不及,也許我該在漢口道之前開始後悔。後悔任風把我所有想法吹走。今天的風不同昨晚,那我對着鬱悶的風,也許當中有曾在陰天吹着我快樂地笑的臉孔。
我離開了飯店,我離開了,我離開了代表善良的,那永遠的微笑。怕失去的程度,和我離開的速度是一樣,活生生地離開了,虛白無花。我即將去惡那裏,惡裏面,因為善良是多麼需要保護,像我的手指需要介指,我的衣裙需要花邊,我的生命需要香氣。

正在有情無思間,我是害怕,正在有情無恩間,我怕要哭,也許我應當後悔。

我要回到公公的家,找回藏在櫃子裏的遺書,又在我微笑時,找回我不由自主地彊起的嘴角。在天空裏,找回曾吹起我腰際絲帶的風。將我所有飾物擦亮,把一條一條裙子燙平,將頭髮梳得苞芙般鬆軟,任她們一次又一次在風中。

打開每一只向陽的窗,任通花象牙白的窗簾飛揚。用餘下的生命迎接大災難,讓我記念善良的,永遠的微笑,讓我祝福,永遠祝福,到你飄到天上,我發誓永不讓墨水停止流動,來用天國的言語永遠祝福,在心靈永遠詠唱。

2 則留言:

sandravisual 說...

很令人感動的青春...

還有,很喜歡這張照片,會想起你呢。

oychir 說...

"逃避" and "超脫" , i always mix up, ai ...